2012第八屆漢字文化節書寫行動藝術專訪(下)

2012第八屆漢字文化節,洪啟嵩老師應台北市文化局邀請在台北車站寫下27X38公尺的大龍字,促成兩方合作的大塊出版社董事長郝明義,特地就這場在台北車站的行動藝術訪問洪啟嵩老師,一起來看看當時的對話。

郝:您提到現代人面對電腦的時間很長,單調缺少變化,透過這種大字書寫,給大家刺激,我認為這點是非常好的。日本設計大師杉浦康平提倡「開發五感」,他有提到,現在大家對生活已經沒有意外,已經沒有產生驚訝的事情,電腦螢幕上看到永遠是這樣的事情,也沒有白天黑夜的分別,永遠有24小時的7-11,光線因為日光燈,是在同樣光源底
下,諸如此類。所以的確,一般人的生活是在單調的狀態下,他強調書寫,尤其是漢字書寫,可以動用身體所有部位,因此產生新的變化。
剛才您提到,尤其是大字書寫時,特別可以提醒我們,你的生活以及自己所有的感官所及的範圍,怎麼動用你的感官這件事情,是可以有新的方法來對待它。
這點對一般人即使是沒辦法做這麼大漢字書寫的人,您有什麼話要對他們你要說?

洪:杉浦先生他的想法真的是太好了。這讓我想起日本最偉大的高僧─空海大師。空海是很特別的,他在中國得到全部密宗的傳承帶回日本,空海的漢文書是一流的,他的書法也是一流的,所以號為日本書聖。
唐憲宗稱他為五筆和尚,因為傳說當初唐憲宗要他在宮中寫字,他是嘴巴咬著筆,左手右手各拿一支筆,兩腳各拿一支筆,同時書寫。
我也在嘗試,寫這個字對我而言是身心的鍛鍊,是太棒的身心鍛鍊。2006年,我在洛衫磯辦畫展的時候,當時現場我寫了一張大字,大約是90X180CM的大字,因為在桌上寫,這樣的尺寸算是極致了。
那幅字我是用左右兩隻手,同時寫不同字,那代表甚麼呢?我常常訓練自己兩隻手寫不同字,訓練左腦右腦單獨行動。金庸小說裡的周伯通,就可以兩手同時,一手畫方,一手畫圓。我認為,書法是對我們自身及孩子的身心發展是非常有助益的,也是對孩子的身心最好的東西。
另外您剛剛說現在每個人看到的東西都一樣,我建議現代人如果要讓生活有趣一點,每天要多寫書法,因為書法是一個不可預期的狀態,因為筆、墨不一樣,筆下的重量不一樣,速度不一樣,他暈染的狀況絕對超出你的感受。
真正的書寫、真正漢字的書寫,或是書法,是寫你心中的感覺,所以說如果能夠用這書法的練習,來統合五感,我認為人的幸福感一定會增加,因為他可以看到過去他沒有看到的;也絕對可以增加你的創意力。
每天透過書法書寫,身心的感受會產生新的結合變化,讓每個人感覺到:「哇!原來我可以做這樣的事情!」,你的生活不再是每天都是一樣的,就像你吃的不再是連鎖餐廳,而是每天有新的感覺、新的味覺、新的視覺、新的聽覺。原來人生那麼有趣!
現代人就是累啊,為什麼累?每天都一樣,好累!起來動一動,書法絕對可以養生,可以養心,也可以健身。常常寫書法,將來年紀大了,腦活躍應該會好一點,所以何樂而不為?!
當我們寫書法時,這筆就是你的身,寫的時候身心就端正了,骨骼就不容易歪掉,這裡面可以講太多太多美妙的東西。但是寫書法,不一定要一字一字,一定要這樣寫,不是的。所有字都寫你心裡的感覺。
有些人一天到晚都抄同樣的詞,比如滿江紅,我就覺得納悶,怎麼每天都在滿江紅?有那麼大的悲憤嗎?
不是這樣的。書法是寫你心裡的感覺,古代偉大的書法家,都寫他們自己的字,當然我們可以透過練習帖子來學習,但是寫到最後。要把它變成日常生活的字。每天想到甚麼就畫一畫寫一寫,這樣日子很快樂的、很好的、很健康的、很幸福的。

 

郝:這次在整個書寫的過程裡面,大龍字寫好了之後,您在後頭的落款提辭寫了哪些字?你的用意要傳達的訊息是甚麼?
洪:在寫這個大龍字的時候,我心中有很深刻的祈願,因此,我寫下:台灣地球心,光明開新紀,漢字傳妙義,文化覺有情。「台灣地球心」這五個字對我來說意義很大,我認為台灣有機會成為地球的核心,地球的心臟,乃至成為地球的眼目,來領導人類的未來,雖然小,但是她所創造的智慧跟慈悲心,這些力量能夠導引整個人類文化向上昇華、往前走。
在寫完大龍字之後,我心裡面很感恩,能有這樣機會把我一生所學貢獻出來,這不只是一個字,而是我的身心性命及一生所學,完全的供養、貢獻。